推荐阅读:

星期六﹐亦俊为一些要急办的公事加班。她以为只4020电子书Jar电子书下载乐园+4020.有自己一人在公司﹐没有人肯星期六回来﹐香港人愈来愈现实﹐也愈来愈享乐主义﹐周末是用来玩乐的。连续工作了三小时﹐猛然抬头﹐窗外已是暮色四合。她想﹐喝杯咖啡﹐做完案头的一点点手尾﹐就可以回去了。她去士多房为自己沖咖啡﹐突然看见君杰的办公室仍然有光亮。君杰也在﹖看见正埋头疾书﹑手边大叠文件的他﹐那种不期而遇的巨大喜悦湧上来。“君杰﹗”她叫。他抬起头﹐有几秒钟时间还真没把她认出来。然后﹐笑容从嘴角扩大﹐他用力扔开笔。“怎么你也在﹖”他下意识地站起来。“一直在﹐下班后没离开过。”“怎么不通知我﹐”他极高兴。“还以为今天我是孤军作战。”“真好。蝶儿会来接你吗﹖”“蝶儿回了娘家﹐她陪什么三姨妈或四姑妈什么的过生日。”他说“你呢﹖”“半小时后可以做完工作﹐原本想打道回府﹐”她笑﹐“现在可陪你吃晚餐。”“陪我﹖或是敲我﹖”他大方地说﹕“去鏞记。”她去沖两杯咖啡﹐匆匆结东工作﹐两人步行去鏞记。也许是工作之后﹐他们都觉得特别轻松。“我以为今夜要捱公仔面的。”他说。“你若想吃什么﹐可以打电话找我﹐对食物的义气我是有的。”她开玩笑。“文耀扬没约你﹖”她呆了一下。文耀扬﹖定是﹐今天是星期几﹖六﹖是﹐文耀扬约了她﹐他们一早讲好的﹐怎么在见了君杰之后全然忘了﹐就这么跟他来了鏞记﹖文耀扬还在家里等地电话﹐他算了﹐既来之则安之﹐不必张扬。“没有。”她吸一口气。没有埋由令君杰不安﹐而且这个时候再把文耀扬找来也不妥当﹐徒令两个男生都不高兴。算了﹐暂时忘掉这件事。一二三。“你们进展如何﹖”“没有进展﹐”她坦然﹐“男性朋友﹐像许多人一样﹐也不想有进展。”“我知道他是很认真的。”“与认真无关﹐要有感觉﹐”她指指心口。“许多人都很认真﹐我该怎么办﹖”“愈来愈不懂你﹐”他笑﹐“在美国读书时你好像没这么顽固。”“错了﹐从小顽固。”她像个顽皮的妹妹。“妈妈生我时一定给了我一个铁石心腸。”“蝶儿说你太挑剔。”“你说呢﹖你认为我是不是太挑剔﹖”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。“我唉﹐”他避开眼光“说实话﹐我并不懂这些事。”“答非所问。你不懂什么事﹖”“感情。”他说得十分奇怪她呆了。没听错吗﹖感情﹖他是一个已经恋爱成熟又结了婚的男人﹐还说不懂感情﹖“你开玩笑。”他作状地抚弄眉心﹐又揉揉眼睛﹐很不自在﹐彷彿一个被老师拆穿谎言的小学生。“很难解释。其实或许不是不懂感情﹐是唉﹐愈来愈迷惑﹐我是指一些事﹐不知道是对是错。”“不懂你说什么哦。”“我也不懂自己﹐”他摇摇头。“有时候很生自己的气。”“是不是最近又看了些艰涩高深的哲学书﹖又令自己走进牛角尖﹖”他但笑不语。“看书不是坏事﹐但你看的那些书”她作害怕状。“那个印度作者写的什么书﹐看一段想

三天的﹐真受不了。”“那样的书才引人入胜。”“看坏脑﹐教坏人﹐走火入魔的。”他望着她一阵﹐摇摇头。“我已放弃那本书了﹐与其看了令自己闷闷不乐﹐倒不如放弃﹐”她拍拍手﹐“我不是死缠烂打型的人。”“可不可以问你﹐上次你为什么不高兴﹖不理蝶儿也不理我﹖恼了全世界似的。”她眨眨眼﹐问得小心翼翼。他的眉心渐渐聚拢﹐好半晌。“可不可以不答﹖”“很严重的事﹖让我们知道做错了什么﹐至少以后可以不再犯。”“不,错不在你们我不想说﹐至少在目前。”他突然显得不安。“请勿再问。”她十分意外﹐这不是君杰的态度。“你从来不对我隐瞒任何事。”她不满。她觉得委屈﹐他们是兄妹。“这事我自己也不知道﹐到我弄清楚为什么﹐我一定告诉你。”“是突发的婴儿脾气﹖”她故意开玩笑。他拍拍她的头发﹐不再说下去。他两相处得再自然不过了﹐绝对像自家兄弟姐妹﹐全无拘东又绝对和諧快乐。从鏞记出来﹐他们都不想立刻回家。“看电影﹖”她说。“这个时候恐怕任何戏院都买不到票﹐”他看看表﹐“我们开车去新界兜风游车河﹖”“新界已愈来愈不像新界。”“去赤柱﹖”她立刻就心动﹐就同意。赤柱那一丁点儿外国味道﹐令她想起他们在美国读书的情形﹐她觉得亲切温馨。“如果赤柱也人多﹐我们去石澳。”她说。欣然取车同行。车廂里的气氛十分好﹐君杰开了音乐﹐是安迪威廉斯的情歌。“即使到现在不﹐也许再过二十年也一样﹐安迪威廉斯的情歌仍是世上最动人的。”她说。“他歌声的温柔空前绝后。”“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欣赏。”“不要要求人人懂﹐你懂﹐我懂蝶儿懂﹐这已经足够了。”她说得兴奋。“我看到今年安迪威廉斯的圣誕特輯﹐人那么老了﹐歌声丝毫没变﹐迷死人。”“你也会讲这个字﹐“迷”死人。”他笑。“广东话里有些字真是传神﹐如用其他语言恐怕用好多字解释﹐它一个字就足够了。”“其实你是哪里人﹖你不像地道广东人。”“当然我是香港人﹐生于斯长于斯。”她笑。“至于祖籍吗﹖杭州是也。”“杭州姑娘﹖”她点点头。“你呢﹖你是广东人吗﹖”他点点头﹐再点点头。“这样问﹐彷彿我们今天才认识似的。”他说﹕“很新鲜。”“也不是。这是我们大香港人主义﹐都是香港人﹐祖籍已经不重要了。”她说﹕“香港人就像新加坡人﹑马来西亚人﹐自成一国。”“这是在美国读书养成的习惯﹐太小圈子了﹐大学里只跟自己人玩。”“也没有什么不好﹐同声同气。”她说﹕“跟其他地方人没有共同语言﹑习惯﹑思想﹐用绳子都拉不到一起。”“男女朋友吗﹖用绳子拉。”“信不信缘分﹖”突然间。她自己也感到意外。“一半一半啦。”“不信。”“缘分或者有点道理﹐不是冤家不聚头﹐另一半也得靠自己努力。”“像你和蝶儿。”他沉默下来﹐从此就不再说话。“君杰﹐君杰。”她摇晃着他的手。“我说错了什么话吗﹖是吗﹖”他摇头﹐依然沉默。“为什么不出声﹖生我气。”“不”

好久之后他长长的透一口气。“我一直在想﹐仔细的想﹐我和蝶儿是否缘分。”“当然是缘分﹐根本不必想﹐”她被惹笑﹐“还有什么可怀疑的﹖”“不怀疑﹐但要肯定。”“蝶儿极爱你﹐谁也看得出来﹐她对你千依百顺﹐还很享受你的大男人主义。”“我真的很大男人﹖”她做个古怪的表情来肯定。“有时候旁边的人都会看不过眼﹐想抱打不平呢。”“比如谁﹖”“我﹐文耀扬等等等等。”她强调。“我觉得我的意思是你有时可以对蝶儿更温柔些。”“我也有很多时候让步或听她的。”“感觉上﹐她妥协的时候多。”“这并不表示我对她的感情不够她对我的多﹐是不是﹖”他涨红了捡。“没有人这么说过哦。”她叫。他们停止了这个并不讨好的话题﹐在安迪威廉斯的歌声中﹐他们从赤柱绕回来。时间并不晚﹐他们都知道适可而止﹐就回家了。※※※亦俊才进门﹐母亲已急不及待地告诉她﹐文耀扬起码来了三十个电话。“他说你们约好外出的﹐吓死我﹐你一点消息都没有﹐去了哪里﹖”母亲气急败坏。“你该打个电话回来。J“我”她把和君杰一起的话吞回去。“加班加晕了头﹐什么都忘了。”她下意识地隐瞒了今夜的赤柱行。“你这孩子。”母亲拍着心口。“下次不能这样﹐我心脏病都会被吓出来。”想打个电话向文耀扬道歉﹐又觉得没有这必要﹐为什么要向他解释呢﹖女孩子失约也不是什么大事﹐明天再说吧。沖涼﹐然后心安理得地上床。文耀扬不是男朋友﹐她全不担心。临睡前她甚至想﹐和君杰在一起过周末﹐肯定比跟文耀扬来得轻松自在。早晨﹐她被电话吵醒了。君杰。他一早找她什么事﹖“亦俊﹐我没告诉蝶儿昨夜跟你一起。”他分明是压低了声音。“没有原因﹐只是不想说。”亦俊笑起来﹐她何尝不是这么想﹖居然心意相同。“放心﹐不会穿你的堤﹐不过有权要求你请客。”她开心地说。“你告诉了文耀扬什么﹖”“什么都没说。他无权过问我的事。”她彷彿听见他满意的呼吸声。但是文耀扬却十分不满﹐在黄昏的时候﹐他直冲到亦俊家里。亦俊接待了他﹐心中却是不悦。即使他再生气﹐再不高兴﹐他也该维持应有的风度﹐他们之间完全没有“輿师问罪”的交情﹐远远不到那个程度。生了一阵﹐刚来时那阵冲动的脾气过了﹐他的神色平和下来。“请原谅我的冲动。”他终于说。她点头。文耀扬还是有好修养。“而且我想见到你。”他压低声音。“昨夜是个意外﹐”她也说﹕“忘了你的约会去了另一个朋友处。”“他比找更重要﹖”“他在我工作得昏头转向时突然出现﹐与重要无关﹐是时间问题。”“下次约你一定要学会及时出现。”他笑。“现在有可能请你外出﹖”“若你愿意﹐可以留在我家吃晚餐。”她很自然的邀请。“晚餐后我答应了郭守业去他家的派对﹐一起去﹖”“好。”绝不犹豫。并非想补偿他什么﹐她不想他在她家逗留太久﹐免得父母误会。※※※依旧是浅水浅那幢滨海的别墅﹐依然是上次出海的那群朋友。大群年轻人玩得自由自

在﹐毫无拘束﹐显然郭守业的父母并不住在这儿。亦俊和文耀扬到达时﹐郭守业正在弹鋼琴。令亦俊十分意外的是郭守业的鋼琴弹得非常好﹐是正统出身又下过苦功的。她忍不住多看他两眼。有世家公子哥儿的外貌气质﹐人很撕文﹐微胖﹐有张很讨好的孩子脸﹐就益发觉得他亲切了。弹完鋼琴﹐他向文耀扬他们走来。“很高兴你来﹐亦俊﹐”他向她伸出右手。“我们见过﹐而且阿文总提起你。”亦俊只是微笑。难得他还记得她。“玩得开心些。”郭守业拍拍她手。“你真人比广告更有性格。”他说她有性格而不是靚﹐她很开心。也许郭守业真的如文耀扬所说﹐不同于其他公子哥儿。她看着他到人群中招呼这个﹑那个﹐非常没有架子。喝酒的﹑聊天的﹑唱卡拉0K的﹑玩啤牌的﹑打麻将的﹑跳舞的都各自玩得很开心﹐地方大﹑设备又好﹐各人都能尽兴。亦俊和一些人在聊天﹐她并不知道他们谁是谁﹐文耀扬一直陪着她就是。十点钟她回家﹐也不是不好玩﹐想着明天上班﹐她不想迟睡。“这样的派对每个周末都有﹐只要你喜欢我随时接你去。”“一次两次很好﹐我喜欢适可而止﹐”她说﹕“虽然你的朋友都很NICE。”“他们差不多都是一些留学回来的人﹐你看得出﹐大家都很合得来。”他颇引以为傲。“该是香港社会的青年才俊。”亦俊没有接腔。她也看得出他们自成一圈﹐并不怎么欢迎外来新人。“他们都喜欢你。”他说。她还是笑。她并不觉得这是荣幸。她甚至打算不再去那种派对。无论那些人怎么整齐﹐又是怎样的才俊﹐却不是她的选择。她要的是杯清淡些的茶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