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

一星期后﹐亦俊调任市场经理的MEMO批下来﹐她换了间办公室﹐就在总监方达才的旁边。方达才的隔壁是君杰。“变得好像跟你一起上班似的。”他笑。本来他们的办公室离得远﹐他要见她要传好大的一个圈子﹐现在呢﹖他走出办公室转个弯就看到她。“太近了﹐不好不好﹐”她叫﹐“我工作时脾气不好﹐你看多了定会讨厌我。”“为了不令我讨厌﹐请控制情绪。”他说。蝶儿从北京回来﹐给亦俊带了一个苏联手表﹐又大又粗但很有特色。给君杰带了一件解放军的棉大衣。“哇﹐什么时候可以穿﹖我怕穿到街上被人当怪物围观。”“围观事小﹐信心指数大跌数千点﹐解放军打到来了。”亦俊笑得前仰后合。“让你在家当晨褸穿啊。”蝶儿娇娇阴阴。“我看北京解放军穿得好有型。”“为什么不自己买一件﹖”君杰穿起解4020电子书Jar电子书下载乐园+4020.放军大衣装模作样。“我这么娇小﹐怕穿了看不到人。”她说。“今夜有什么欢迎我的节目﹖”“想二人世界我可以立刻打道回府。”亦俊知情识趣。“不﹐我喜欢热闹﹐”蝶儿眼珠无活转动﹐“四个人﹐好不好﹖阿杜请吃打边炉。”“又是那傢伙﹐有完没完﹖”君杰不满。“不要只顾自己的感觉﹐说不定亦俊并不讨厌他呢﹐是不是﹖”蝶儿对着亦俊。“不讨厌也不喜欢﹐”亦俊作无所谓状“既然约了﹐他要请客也无妨。”“你才回来就碰到他﹖”君杰问。“别吃醋。他每月来电追问我归期也只不过想见章亦俊小姐﹐亦俊不答应他的约会。”“既然如此你还约他﹖”“他答应收半价替我拍个广告﹐亦俊﹐帮帮忙﹐最多下不为例。”杜奕志到得真快﹐半小时他已出现。“海底隧道不塞车﹖”君杰问。下班时间是马路最繁忙的高峰期。“他买了部哈利电单车﹐左穿右插﹐就为了约会不迟到。”蝶儿瞇着眼睛笑。“哈利﹖想见识一下啊。”亦俊顽皮起来。“是不是和阿钟镇涛的一样﹖”杜奕志只是笑﹐视线还是定定的停在亦俊脸上。“眼神像贼。”君杰事后骂。“为什么这样偏见﹐这样激动﹖他追的是亦俊不是我﹖”蝶儿抗议。“下次要介绍﹐拜托找个条件好些的﹐我不想委屈亦俊。”“杜奕志不错啊﹗眼中深情一片。”蝶儿故意气君杰。“你是男生不佳。”“君杰和杜奕志一定八字不合。”亦俊好像在讲别人的事。“狗咬狗骨。”“不﹐阿杜从来没有批评过君杰﹐阿杜很有君子风度。”“还帮外人﹐信不信我休了你﹖”君杰叫。“梁君杰﹐快道歉快赔罪﹐否则我不罢休。”蝶儿笑骂。她好脾气﹐明知是闹?玩也不放在心上。“快。”“那么﹐圣誕节结婚吧。”君杰趁机说。※※※圣誕节﹐也不过在一个半月之后。君杰和蝶儿开始忙碌﹐结婚前要办的琐碎事比想象的更多更烦﹐亦俊有时陪他们﹐有时则不﹐因为她发觉结婚是两个人之间的事﹐第三者帮不上忙。第一次﹐她觉得自己是他们的“第三者”。她答应了杜奕志的约会﹐他带她去。“我们可以坐着喝酒聊天﹐也可以去跳舞﹐如果你喜欢的话。”“

对着亦俊用力拍手。“早就该这样对付那种不够格的男人。”“君杰。”蝶儿严重警告。“不能昧着良心﹐他替你半价拍广告﹐我就说他好﹐做人要公道。”“说起广告﹐亦俊﹐你有没有兴趣当主角。”“我﹖”亦俊不以为然。“开玩笑。”“再认真也没有了﹐我们正为女主角大伤脑筋﹐就是要找你这样的人﹐智慧型﹐又有漂亮的外貌﹐有留学生气质”“等一等﹗”君杰叫停。“这广告是不是杜奕志拍的﹖”“当然不是﹐我不会为难亦俊。”“我对拍广告没信心﹐也不知道公司准不准。”亦俊说。“是没有信心不是没兴趣﹐对不﹖”蝶儿拍手叫好。“明天回公司申请。”“你是认真的﹖”“珍珠都没这么真。”蝶儿叫。“就算送我一份结婚大礼。”“我不须试镜﹖”“放心﹐放心﹐我认为你行就一定行。”蝶儿大力拍着胸口。“我萧蝶儿一是一﹐二是二﹐说话算数。”君杰在一旁欣赏的望着他的未婚妻﹐无限深情。“你傻笑什么﹖君杰。”蝶儿大声问。“我说错话吗﹖”“没有﹐没有。你萧蝶儿说的话一是一﹐二是二﹐牙齿当金使﹐全是真理。”他笑。“你要出我丑。”蝶儿撒娇﹐用双手槌打他﹐他一味的躲﹐两人闹成一团。杜奕志这件事总算过去。※※※君杰和蝶儿的婚礼很精致温馨﹐看得出是蝶儿精心策划。她很对得起亦俊这个伴娘﹐竟主动地不讲杜奕志﹐大概她也知道﹐再怎么大力拉拢也没办法。婚礼之后他们飞泰国度蜜月﹐因为大家都忙﹐只有匆匆三四天﹐去不成远远的欧洲。君杰答应蝶儿﹐明年一定找时间带她去欧洲换季。“要不要带亦俊一起去﹖”蝶儿天真地说。“不去。不做电灯泡。”亦俊笑。看见他们结婚的甜蜜﹐她也想过﹐或者结婚真有她不明白的好处吧﹖是不是该考虑拍拖﹖两个他蝶儿一回来就拖亦俊拍广告。亦俊已问准了她老板方达才﹐方达才不但没有留难﹐还一口欣然答应。“做广告明星也不错﹐不过得更努力为我工作。”他说。亦俊拿了三天假。别看熒光幕上出现几十秒钟的画面﹐拍起来真是一丝不苟﹐比拍电影犹有过之。“送你这份大礼也太辛苦了﹐我好像做了十年苦工。”亦俊忍不住埋怨。“当看到熒光幕上你的广告大红﹐人人都在谈论你时﹐你就会有很大的满足感了。”“我没有虚荣心。”“到时候就会有﹐尤其当一些小朋友要你签名时﹐你会当自己是大明星。”亦俊笑着推开她。然后﹐她发现有道视线长长久久地停在她脸上﹐鍥而不捨地追着她移动﹐她惊觉地集中注意力﹐偷偷找寻视线的主人。她发现一对含笑的眸子﹐潇潇洒洒的一个男人﹐大约和君杰差不多年纪。她不是和男人乱搭讪的人。连忙移开视线﹐但那潇洒的身影的确令她怦然心动。拍完一组镜头﹐遵演要再打灯﹐她坐在一边休息。潇洒的身影拿着一杯果汁走过来。“你好﹐我是文耀扬﹐蝶儿没跟你提起过我吗﹖”含着微笑。“蝶儿的朋友﹖”“同事。我是创作总监。”文耀扬笑。哦﹐这潇洒的男人是蝶儿的上司。“是你同意蝶儿用我的﹖”亦俊笑了﹐“你可知道我完全不

会做戏﹖”“我们要你的气质风度。”文耀扬挥挥手﹐这男人全身上下都有说不出的气质﹐涼爽得那么自然﹐浑然天成。“对工作执着﹐一丝不苟的气质。”“总之你是最合适的一个。”“我并没有试镜。”“我在蝶儿办公桌上看见你的照片﹐我选广告女主角只凭感觉。”感觉。他是一个讲感觉﹐或者也懂感觉的人。“我是章亦俊。”她向他伸出右手。“蝶儿已介绍过你。你是她婚礼中的伴娘。”他真是熟知一切。“婚礼中我们见过吗﹖”“没有。我才从美国开会回来。”他怡然笑。“今天见你不会太迟吧﹖”“刚才拍的镜头你满意吗﹖”“创作意念是我的﹐导演却不是我﹐他满意就行。事实上你做得极自然。”“我只做回自己。”“正合我们需要。”他向她扬一扬手中果汁。“晚上公司请你吃饭﹐谢谢你帮忙。”“好。”她欣然答应。刚兴起要拍拖的念头﹐他就出现﹐而且很吸引﹐大概这就是缘分。亦俊在晚饭桌上被安排坐在文耀扬旁边﹐他殷勤地帮她布菜﹐他的视线并不长长久久停在她脸上﹐他含蓄而温文﹐令亦俊有如沐春风的感觉。连一向挑剔的君杰都没话说。蝶儿神秘地望着亦俊笑﹐颇不怀好意。“你又做了什么好事﹖”亦俊笑问。“好事不怕做﹐文耀扬不错吧﹖”“很好。他很潇洒﹐气质很好。”“心动了﹖”蝶儿傻兮兮地说。“哪能这么快心动﹖”君杰说﹕“亦俊不是姣婆。”※※※文耀扬的约会来得很自然﹐周五的下午他的电话来了﹐“明天可有空﹖我们一班朋友出海打漁﹐有没有兴趣﹖”“冬天打漁﹖”亦俊心情愉快。“这儿的冬天怎与美国东北部比﹖比春天更暖。我担保夜晚回来有靚鱼吃。”“什么时候﹖在哪里集合﹖”亦俊的感觉是大学里同学一起约出街的情形。“我来接你。我们住同一区。”他不说“顺便”﹐也不说“特别”﹐只表示住得近﹐这个理由太好﹐谁都欣然接受。于是﹐星期天亦俊上了文耀扬朋友的大游艇﹐出海打漁。打漁不过是几个男人的事﹐他们大夥儿不过在游艇上聊天﹑听音乐﹐还有人跳舞。游艇提供他们一个不为人打扰的清静地方﹐那些年轻人都是一群知识水准较高﹐看来像留学生家庭环境较好的人。“对面那个穿浅蓝色运动衫的是我的大学同学﹐同在威斯康辛大学四年。”耀扬介绍。“他旁边那位小姐可是明星﹖”亦俊问。“是吧。那不是他固定女朋友﹐女朋友莎丽飞去伦敦﹐那女孩只是位女伴。”“女朋友是空姐﹖”文耀扬点点头。又指指船艙那个高高的﹑带点难以解说﹑这个年龄不该再有的稚气的男人。“他是郭守业﹐游艇主人。”亦俊随便望望﹐官仔骨骨﹐一眼望去就是公子哥儿样﹐但神情友善﹐没有不可一世的气势。几个女孩子正围绕着他。她对这种人并没有好感﹐视线很快转开。“不要小看他﹐哈佛毕业的﹐HBS哈佛商业管理学院﹐功炉很棒。”耀扬说﹕“他不同一般豪门子弟。”亦俊应酬似的抬眼再望望﹐刚巧郭守业望过来﹐他立刻举手微笑﹐并“嘿”了一声。“你们是同学﹖”“中学同学﹐圣保罗男女。”他

笑。“他能进哈佛是否因为家世﹖”她不服气。想想一般家庭子弟﹐除非超级优秀﹐否则打破头也进不了哈佛大学的情形﹐那郭守业捐两百万美金买个学位的事也不出奇。哈佛一向优先考虑大商家﹑大企业家﹑大工业家及政要的子女。“别的富豪子女也许是﹐但守业肯定不是。他中学毕业第一名﹐托福考满分﹐SAT高到一千四﹐加上家庭背景﹐哪间大学不抢着收他﹖”亦俊十分意外﹐下意识地又抬眼望望﹐那郭守业正一本正经地向那几个女孩解释游艇的各种设备。他那认真的样子﹐令亦俊感觉到文耀扬并非胡乱吹捧。“他是好人。也希望朋友用普通的眼光看他﹐他在父亲公司从低做起。”“HBS毕业的人﹐全世界一流公司都会抢着用﹐他又何须从低层做起﹖是否有些矯情﹖”“不要这样看他﹐他很真诚﹐绝对不是装模作样给人看﹐他说要瞭解公司全盘业务﹐每个部门他都去学习几个月﹐谁都知道是真的。”“不须向我证明什么﹐”亦俊笑﹐“我跟他根本没关系。”“我们是死黨好友﹐不想有人误会他。”亦俊潇洒的掠一掠头发﹐自然的转开话题。OK﹐郭守业再好﹑再优秀﹑再出色关她什么事﹖她不和这种人交朋友﹐她要的朋友是相处自然又和諧的﹐绝不高攀任何人。整段在游艇上的时间﹐她都站得离郭守业远远的﹐很刻意地避开。什么心理呢﹖她也说不出﹐彷彿是一丝妒忌之意﹐为什么一个人的条件可以好到那样﹖上天太不公平。黄昏游艇回航﹐到浅水湾郭守业家一处别墅靠岸﹐大家都在这儿上岸﹐湧到大花园里开始他们的野火会。食物饮料多得不得了﹐那打回来的几条鱼可怜兮兮地被冷落在一旁。他们只不过为打漁而打漁﹐消磨时间的﹐哪在乎什么收获。亦俊虽在微笑﹐显然不喜欢这种场合﹐她比平日沉默。文耀扬把一切看在眼里。“有的事不必太执着﹐我们只不过出来消遣一个假日。”他说。依然意态潇洒。她呆怔一下﹐然后笑起来。“有时候我死钻牛角尖而不自知﹐谢谢你的一言惊醒。”广告推出﹐反应十分好﹐亦俊突然间变得街知巷闻﹐大家虽然叫不出她名字﹐那张有性格的美丽脸庞却像明星﹑艺员般广为人熟悉。街上的人都在向她行注目礼。那天在餐厅和君杰一起吃午餐﹐真的有女学生请她签名﹐令她面红。“蝶儿的形容不错﹐你好特别。”“固执﹐甚至可以说顽固。”“择善固执﹐那是好事。”他说。“善恶标准是我自己定的﹐我也有偏见。”“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怕﹐”他轻拍她手背﹐“其实你的性格很可爱﹐如今社会少见。”“时间久了你会发现并非如此。”“在今天﹐各位美女都在努力推销自己之时﹐你怎么反行其道﹖”“我爱惜自己﹐永不推销。”文耀扬笑﹐极之满意﹐极之欣赏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