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阅读:

“家里有个派对﹐想请你当舞伴。”郭守业在一星期前对亦俊提出。“我不喜欢跳舞﹐不是[派对动物]。”“可以不跳舞﹐只要你出席。”“为什么﹖”她敏感的怀疑。他欲言又止﹐很为难似的。“我和阿文见过面﹐我觉得我们应该证实一下我们的友谊。”“他怎样﹖”她担心。“他很有风度﹐祝福我们。”他孩子气得很。“我急于把你介绍给我所有的朋友。”“没有这必要吧。”她不情不愿﹐这不等于打鸭子上架﹐逼她上神檯吗﹖“我不想勉强自己做任何事。”“你不承认和我的友谊﹖”“友谊不需要公开﹐这只是我们两之间的事。”她平静地说。“亦俊﹐我太在意你﹐我不想外面有任何闲言闲语。”“你没想过﹐这样会令阿文好难堪﹖”郭守业呆怔一下﹐彷彿有所领悟。。“我会参加你的派对﹐会和君杰跟蝶儿一起来﹐不要强调友谊﹐好不好﹖。“好。”他勉强同意。他知道﹐若不同意﹐亦俊连参加也不肯。派对的晚上﹐亦俊穿得和平常一样与君杰夫妇出席﹐一派安然自在的神情。郭守业一见到她就眼睛发光﹐伴在身边再也不肯离开。“我真的高兴你肯来。”亦俊但笑不语。“不用陪着我们﹐去招待你的客人。”蝶儿故意这么说。她为文耀扬抱不平。“我最主要的客人就是亦俊﹐”郭守业坦率得惊人﹐“这派对为她而开。”亦俊娥起眉头﹐她觉得这话太重了。“我也请了阿文。”他再说。亦俊脸色一沉﹐从此不再有笑容。郭守业被一个朋友拖走﹐蝶儿立刻发表意见﹐她很不满意。“分明向阿文示威。”亦俊若有所思地把视线投向君杰﹐两人彷彿意念相通。他点点头﹐扶起蝶儿。“走吧。”蝶儿傻掉了。走﹖亦俊是这个意思吗﹖只见亦俊拿起手袋﹐匆匆说“趁他不在﹐赶快。”三人悄悄地溜出大门﹐开车逃走。是有逃的感觉﹐亦俊绝对不希望文耀扬难堪。“郭守业不见亦俊﹐一定大惊失色﹐说不定开车来追。”蝶儿有点莫名的兴奋。“好刺激。啊﹗君杰﹐你怎么知道亦俊想溜﹖”君杰微微一笑﹐一声不出。“真是心有灵犀﹖”蝶儿再问。“现在去哪里﹖”君杰大声问。“如果你们不介意﹐我想回家休息。”亦俊半垂看头﹐看来情绪低落。“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派对。”蝶儿叫。君杰默默的掉转车头﹐朝亦俊家驶去。“真扫兴。明天让阿文赔今夜的損失﹐我们可是全为了他。”蝶儿自语。君杰看她一眼﹐她立刻不敢再出声。到亦俊家﹐她只说了句“谢谢﹐明天见。”就大步冲进大门。君杰凝视看她的背影一阵﹐才慢慢开车离开。※※※第二天早晨﹐亦俊才坐到办公桌上﹐郭守业的电话就来了。“亦俊﹐昨夜怎么回事﹖我做错了什么吗﹖”满腔的懊恼。“没有事。我有点不舒服﹐先走。”她淡然。“我知道你生我气﹐但是真的﹐我不是故意向阿文示威﹐我们是朋友﹐我……”“对不起﹐我今天很忙﹐有三个会要开。”亦俊打断他的话。“明天谈。”“不不不﹐亦俊﹐你一定要听我说﹐一定要相信我﹐我不想失去我们的友谊”“明天谈﹐好吗﹖”亦俊匆匆收

线。她真是在生气﹐郭守业没有理由强迫她公开友谊﹐更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请文耀扬来。无论是否有心示威都不应该。他们并非真正的男女朋友﹐她甚至没让他碰到手﹐他有什么资格向众友宣布呢﹖是典型任性的富家子脾气。她一点也不在意失去他的友谊﹐最好他不要再来虽然他们很合得来。真爱玻漓门轻敲﹐君杰捧看一大东花微笑站在那儿﹐君杰送花﹖当然不是﹐看它每天相同的装束﹐知道是郭守业的“例行公事”。“在询问处见到你的花﹐顺便带给你。”君杰走进来﹐把花插在花瓶里﹐顺手折一朵玫瑰﹐送到亦俊面前。亦俊的不快一扫而光﹐君杰总带给她一天的阳光。“把昨天忘掉﹐中午我陪你吃日本菜﹐银座﹐你最喜欢的。”他淡淡的说。“好。”由心底的兴奋。君杰是最瞭解地也最体帖的大哥哥。他凝望她一阵﹐掉头而去。非常轻松愉快地做完应做的工作﹐并没有三个会要开﹐只是不想跟郭守业嚕嗦。十二点半﹐君杰的电话过来。“能走了吗﹖”“门口见。”她笑。走出玻璃门﹐就看见另一扇门里出来的君杰﹐两人极有默契地并肩走出公司。运气极好﹐他们不必排隊等候﹐就有一张小檯子。“吃鱼生?”他用询问的眼光望看她。“嗯。”她是个听话的小妹妹。“你作主。”吩咐了食物﹐沉默一阵﹐他说﹕“昨夜走得冲动了些﹐是我不好。”“你不同意我也要走﹐郭守业有点仗势凌人﹐阿文无辜。”“这些男人哈巴狗似的跟在你后面﹐我不该再助长你的气焰。”“你当然要帮我﹐”她扮个俏皮的鬼脸。在他面前无拘无束的﹐她可以露出真面目。“你是君杰我是亦俊哦。”“怎么善后﹖”依然凝望她。“我不喜欢麻烦﹐干脆谁都不理。”“真这么做﹖”眼中隐有笑意。“为什么不﹖是他犯错在先。”“不好。”他的声音拖得很长﹐有点犹豫迟疑似的。“郭守业各方面的条件配得起你﹐不要错失机会。”“我最恨人讲[配]﹐又不是猫狗畜牲﹐”她涨红了捡﹐又羞又恼。“连你也这样。”“我为什么不能这样﹖与别人有何不同﹖”“你是君杰﹐他们不是。”她盯看他。“他们那些人算什么呢﹖我才不介意。”他眼光一闪﹐随即隐去“下班的时候他一定会来接你。”“你替我挡驾。”“我凭什么﹖没有资格立场。”“你是君杰﹐谁都知道我们是兄妹﹑是死黨﹐你没资格谁有﹖”“不能这样。”他吸一口气。“保持风度﹐保持形象。”“我有什么形象﹖又不是明星歌星。”“你看来骄傲﹐高不可攀﹐实际很友善。”“我是这样吗﹖”她愕然。他忍不住用手抚乱她的头发﹐这是他们之间习惯又亲暱的动作﹐从在美国唸书时就开始。“我眼中的你﹐永远长不大。”“这几年来我白吃白喝了﹖长不大。”食物送来﹐他们停止谈话。午膳时间有限﹐他们不想迟到。※※※回到办公室﹐另一大篮花又摆在那儿﹐郭守业花样真多﹐也表示他的道歉极有诚意。君杰看见了﹐摇摇头迳自回他的办公室。三点钟﹐询问处的女孩子又捧一大束花进来﹐那笑容真羨慕得不得了。“那送花的

女孩说﹐五点钟还有一束﹐早已预定的。”她说。亦俊忍不住笑起来。郭守业。五点钟的人百合是他亲自送到的﹐花到人到﹐满办公室浓烈的特殊火百合香味﹐人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。“原谅我了﹐是吗﹖”微胖的他一脸孔尴尬笑容。她摊开双手﹐没有办法不笑。“我并不打算开花店。”“我只要求一个机会﹐保证以后不做令你不开心不满意的事。”“好。我请你吃日本菜。”她大方地说。“你真那么喜欢日本菜﹖好好﹐我们去”“去置地地窖的银座。”她想也不想。为什么是银座﹖心头又浮现君杰的笑脸﹐心中的喜悦加深了。“好好﹐好好好。”连串的答应。“只要你喜欢﹐去哪里都好。”时间还早﹐他们先去文华喝咖啡。“你不必凡事依我﹐我不是那种需要人宠的人。”她说。“我喜欢听从你的意见。”“为什么叫郭守业﹖”她忽然间。“父母取的名字。有什么不妥﹖”“现代这时代﹐只守业而不攻﹐恐怕已不合时宜了。”“我改﹐我改成郭创业好了。”她笑他的天真稚气﹐哪有这样的道理。“我开玩笑﹐别认真。”“你讲的每一句话我都认真。”他郑重说。“不必这样﹐我会有压力。”“昨夜”他考虑一阵。“阿文没来。”她不意外﹐文耀扬不是笨人。“我枉做小人﹐搬石头打自己的脚。”“我一定要告诉你﹐目前﹐我只能当你们是同样的好朋友﹐也许我们两比较合得来些。”她说。“是啊﹗我也觉得我们合得来﹐好夹。”他认真地说。。“我不急﹐我有耐心也有诚意。”“你不像现代人。现代人没有耐心﹐稍碰一点钉﹐掉头就走﹐反正有大片树林。”“主要是因为你﹐因为再也找不到人像你﹐你很独特。”“不要赞﹐一赞我就跑﹐我怕赞。”“不是赞﹐真心话。”他举起手发誓。“还有﹐”她考虑一阵﹐终于说﹕“我属于自己﹐是个独立的个体﹐请别再乱作安排。”“我明白。”他点头。“但我不气餒﹐不放手﹐相信我的毅力。”回到家里﹐三束不同的花﹐黄玫瑰﹑百合﹑蕙茁。唉﹗郭守业疯了吗﹖他想买下全香港的靚花﹖“请勿再送那么多花﹐那令人发疯﹐做事都不能集中。”她提出要求。第二天不再有花﹐却变成一瓶包装绝对讲究的名牌香水。她啼笑皆非﹐逼她开香水店﹖“守业﹐别再浪费﹐友谊不在这些形式上的。”她逼得提出警告。“我总要表达我的心意。”“诚意已经足够了﹐再送东西来我就不见你﹐送那么多那么久相同的东西﹐连惊喜都没有了。”果然﹐安静了几天﹐没有花﹐没有香水﹐只有晚上来接下班的笑脸。“很感激你每天接我﹐但我没精力每天出去晚餐﹑兜风﹑看电影﹐”她觉得自己彷彿要被他烦疯了﹐简直比密集抢攻的突击隊还厉害。“我需要安静﹐需要休息﹐需要与父母共处的时间﹐请给我呼吸的时间空间。”她严重抗议。他呆怔在那儿﹐彷彿听不懂她的话。“我又做错了什么﹖”他喃喃自语。把这情形看在眼里的君杰与蝶儿﹐星期天请亦俊回家吃红油水饺﹐那是蝶儿跟一位四川朋友新学的。“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蝶儿警告

。“我有窒息的感觉。”“那郭守业也是仅余的稀有动物﹐受保护类的了﹐哪儿有如此这般的富家公子﹖”君杰也说﹕“难得的一往情深。”“根本说不上情﹐连感觉都没有。”“别太贪心﹐郭守业只要肯站出去﹐那些女明星艺员们不前仆后继﹖看看看﹐明明有发妻﹐有五个子女的名公子﹐女明星还不是死活不放手﹖”“不一定他就是我那杯茶。”“啊﹗”蝶儿大惊失色﹐夸张地叫。“若非你那杯茶﹐为何浪费时间精神﹖”“他浪费我的时间精神。”亦俊说。“你可以拒绝。”蝶儿很认真。亦俊忽然觉得不安﹐有一对目光炯炯的黑眸深深沉沉的凝望她。“我不知道。”亦俊垂下头﹐不敢和君杰的视线相接。君杰会不会恼她﹐不满她的态度﹖“是不是有那么一丝丝动心动情而连自己也不知道呢﹖”蝶儿不放弃。回家后﹐那丝不安扩大了﹐不只因为君杰的炯炯逼人视线﹐她自己也在思量﹐是否该抉择的时侯了﹖真的动心动情可以继续﹐否则﹐是否真该抽身而出﹖她怕再下去﹐大家都回不了身﹐造成极大的误会就惨了。她失眠﹐整夜辗转﹐无法入睡﹐那种不安的感觉像漣漪变成波纹﹐变成巨浪﹐一波波沖激上心头﹐令她情绪极度低落。※※※“君杰﹐请为我请一天假。”她在电话里说。“什么事﹖病了﹖”“不我情绪不好﹐我需要安静。”她的声音也不稳定。“对不起。”她收线。君杰呆地抓看电话﹐思想一下子飞远了。亦俊的情绪低落是因为昨夜蝶儿的话﹖亦俊真的对郭[4020电子书]守业动心动情﹖郭守业的确有比别人更高更好的条件﹐最主要是他人品纯良﹐质素优秀﹐背景更佳﹐女人选丈夫没理由不选他。让亦俊冷静思索一天也好。替她请了假﹐就回到平日惯常的工作上。嗯﹐想喝杯咖啡。拿回又开始工作﹐一口也没喝﹐签两份文件﹐思绪又飘回亦俊和郭守业﹐他们适合吗﹖用原子笔轻敲脑袋。全神工作﹐别人的事不用他费心。起草一封给总公司的信﹐写了几行﹐亦俊﹑郭守业的影子又飘过来。他狠很地拍一下桌子﹐怎么回事﹖今天精神这么不能集中。去洗手间走一趟”用冷水敷面﹐希望工作能顺利些。回去时故意绕道不经过亦俊办公室。坐下来﹐心中还是想看他们的事。长叹一声。他被打扰了。“蝶儿﹐你在做什么﹖”拨电话给太太。“我在做什么﹖上班啊﹗正忙得想杀人﹐你有什么事﹖”蝶儿烦躁地说。她是这样的脾气﹐但绝对好人一个。“只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他说。“不要呀﹐回家让你听个够﹐拜。”她收线。蝶儿帮不了他﹐他开始烦躁﹐莫名其妙的。他吞下整杯咖啡﹐又喝了一大杯冰水。心绪还是浮浮沉沉的﹐完全不能集中起来。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形﹐从来他也是个冷静理智的人﹐今天怎会如此反常﹖很想很想很想跟亦俊谈几句话﹐随便讲什么都好。拿起电话﹐拨了六个号码﹐停下来﹐把电话放回去。亦俊情绪低落﹐不要去打扰。在椅子上移动一下﹐做点什么事才好呢﹖案头电话突然响起来﹐把失神的他吓了一跳。“君杰﹐是你吗﹖”郭守业不安的壁音。“什么事﹖”他情绪一下子稳定下来。“我找不到亦俊。他们说她没有上班﹐却也不在家﹐她家工人说的。”“她没有上班﹐”君杰说﹕“可能请事假。”“她没有告诉我﹐她会有什么事呢﹖我可以代她办。”“有些事是别人帮不了忙的。”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讲。“我知道。”郭守业很洩气。“你见到她﹐请转告我找她。”君杰收线﹐心中竟有丝莫名快意。快意﹐他笑了笑﹐变态。奇怪的是他竟能立刻集中精神工作了。全情投入地工作了一整天﹐蝶儿来电曰﹕“不能陪你吃晚餐﹐有公事应酬﹐会尽快赶回。”他伸一个懒腰﹐说不出的轻松自在。不必急赶回家﹐或者找亦俊,不不﹐亦俊正为郭守业的事情绪低落﹐找他的TlMING不不对。那么租张靚影碟回家欣赏﹐倒是个很不错的节目。穿起西装预备离开﹐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念头湧上来﹕找亦俊﹐聊几句也好。拘不过心中强烈欲念﹐终于拨了号码﹐他听见亦俊的声音﹐整个人立刻轻松起来。“是我﹐君杰哥哥。”他特别强调“哥哥”两字。“有兴趣出来吃晚餐吗﹖”“我”亦俊不知在犹豫什么。“就我跟你﹐蝶儿有应酬。”他说﹐竟是那么热烈想见她。“你来接我﹖”犹豫一扫而去﹐语音轻快。“四十分钟后下楼等我。”他愉快地哼看歌曲到停车场取车。其实他知道只需半小时就可以到她家的﹐故意说四十分钟是不想她等。他一直宠她﹐没有比她更可爱﹑乖巧﹑纯良的妹妹了。

最新小说: